故事传说·难忘拿枪的岁月
作者:刘清,谭明
   人物档案:曾岳峰,89岁,现居汉寿县龙阳镇。曾参加过常德会战、第四次长沙会战、衡阳会战等,并在战争中负伤。
 
  16岁抓壮丁入伍,23岁回到家乡。7年战争生涯,给曾岳峰留下了一辈子的回忆,也留下了一身的伤痛。时至今日,那段硝烟弥漫的战争岁月,仍让这位年近9旬的老人唏嘘不已。
 
   “古代有个岳飞,我叫岳峰”
 
   曾岳峰老家在汉寿县太子庙镇,上面有两个哥哥。曾岳峰出生时,奶奶十分高兴。“古时候,有一个民族英雄岳飞,奶奶就给我取名字叫岳峰。”名字寄托美好愿景。曾岳峰的祖母可能没有想到,十几年后,她的孙子岳峰,也成了抗日战场上的杀敌英雄。
 
   1943年,年仅16岁的曾岳峰被抓壮丁入伍。当年,他就随部队辗转桃源、澧县等地,参加常德会战。
 
  “那个时候,我还不懂事,只知道恨日本人,炮弹一响,还有点害怕。首长下命令,我就跟着打。”回忆起当新兵的日子,曾岳峰这样说。“不过后来到了长沙、汉口的战场上,我就有蛮狠了!”老人补充道。
 
  “3年抗日,受伤我也没下火线”
 
  1943年到1945年,曾岳峰一直在国军74军58师,跟着张灵甫,从一名普通步兵成长为机枪兵。
 
  常德会战期间,曾岳峰在河洑、陬市、桃源等地作战。当时因为是新兵,他的任务就是拿着步枪守阵地。1944年,曾岳峰参加了第四次长沙会战、衡阳会战。此时,他已成为一名机枪手,“捷克式机枪,一扳机下去,能扫倒一片人。”
 
  “在江西樟树时,打得最凶。”提起这个地方,曾岳峰面显痛苦。老人说,当时,那个冲里死了好多人。
 
  “我的左手食指至今都有一道伤口。”说话间,曾岳峰举起自己的左手,只见老人食指根部有一条三四厘米长的伤口,“这是我和日本兵肉搏时被刺刀刺伤的。日本兵一刺刀刺过来,我往后一退,就划到手指。我用枪一挑,那个日本兵就被我放倒了。”曾岳峰一边说一边还对着记者比划了起来。
 
  曾岳峰左小腿上,还有一处伤口,是参加第四次长沙会战时,在岳麓山被日军炮弹碎片所伤,“在战场上,我这个算轻伤。当时手指上的肉都被刮下来一块,我就用纱布一缠,又马上投入战斗。3年抗日,受了伤我也没有下过火线。”
 
  战争是残酷的,每一刻都面临着生离死别。曾岳峰死里逃生了,但他的好兄弟、副射手却牺牲在他的身旁,“他被子弹打穿了,当场阵亡。”曾岳峰说,这是他的第一个副射手,后来在衡阳会战的时候,他又配了个副射手,可没过多久也负了伤。
 
  “日本的武器厉害,中国的士兵勇猛”
 
  在年少的曾岳峰看来,日军有飞机、炸弹,武器装备比国军厉害得多。
 
  在当机枪手之前,曾岳峰的武器是步枪,“叫中正式,是我们国家当时自己产的。”曾岳峰说,他后来也缴获过日军使用的三八式步枪,比起三八式步枪来,中正式要短,拼刺刀的时候,日本人在枪长上要占优势。
 
  对于曾岳峰来说,日军的三八式步枪并不是最大的威胁,“他们机枪多,飞机满天飞,3架是一小队,9架是一大队。每次都是3架一排飞过去,好吓人。”曾岳峰现在还记得飞机从头顶掠过时扫射的情景。
 
  “日军的飞机,有时是用来运送子弹的,飞到日军阵地之后,直接用降落伞空投下去。”相比之下,国军的后勤保障都是人挑马驮,补给跟不上,打着打着就没子弹了,时常落入被动挨打的境地。“打长沙的时候,就是这样。我当时驻守溁湾镇,中国士兵很能拼,近身肉搏比日本人猛,日本兵还是很怕我们。”曾岳峰说。
 
来源:常德抗战网
日期:2015-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