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怀化地区党史大事年表
作者:中共怀化地委党史办

  怀化地区,位于湖南省西南部的沅水中、上游。地处东经108°至111°和北纬27°至29°之间。西靠贵州,南连广西,东部和西北部与省内的邵阳、娄底、常德、益阳和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等地区接壤。总面积为2.76万平方公里。历史上有“滇黔门户、全楚咽喉”之称。交汇于怀化市的湘黔、枝柳两条铁路,现为我国连接东西、贯穿南北的重要交通枢纽。

  怀化地区历史悠久。春秋战国时属“荆楚之地”,为“五溪蛮夷所居”。秦建黔中郡。汉为五陵郡。隋为沅陵郡。唐为黔中道。宋为泸溪、潭阳郡。元设辰州路、沅州路、靖州路。明为辰州府、靖州府。清为辰州府、沅州府、靖州直隶州、晃州直隶厅。民国废府。后设第九、第十行政督察区。解放后属会同、沅陵专区。1952年7月撤沅陵专区,部分县并入会同专区。同年11月改名黔阳专区。专区党政军机关由芷江迁安江;1975年迁怀化。1981年更名怀化地区。现辖沅陵、溆浦、辰溪、麻阳、黔阳、芷江、新晃、会同、靖州、通道十县和怀化、洪江两市。总人口440万。有汉、侗、苗、瑶等20多个民族。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25%。

  怀化地区是一个富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地方,很早就沐浴着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光辉。1921年以来的60多年里,全区各族人民在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了伟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并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和巨大成就,在怀化的历史上写下了灿烂的篇章。

  党的创建和大革命时期

  1919年5月至1923年党的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建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1919年我国爆发了反帝反封建的五四运动。在这次运动中,陈独秀、李大钊等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起了积极的推动和领导作用。当时,刚从北京返回溆浦女校的向警予闻信后,立即带领师生上街游行,发表演说,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接着,又组织了反日救国“十人团”,进行抵制日货的斗争。与此同时,洪江等地的工商界也成立了国货维持会以抵制日货。1919年秋,向警予参加了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等人组织的新民学会,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同年12月,她和蔡和森、李立三、李维汉、李富春、蔡畅等一道赴法勤工俭学。翌年11月回国。1921年7月,党的“一大”在上海举行。沅陵周佛海参加了这次会议(周1924年叛党,抗日战争时期成为汉奸)。1922年7月,向警予被选为党的“二大”中央执行委员后,回到溆浦住了两个多月,向家乡人民宣传马克思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1921年秋,麻阳县的陈佑魁去长沙“湖南自修大学”读书,不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通过“麻阳旅省学友会”向麻阳在长沙求学的青年传播马克思主义。后来,又和滕代远通过《锦江潮》社刊向家乡青年宣传党的主张。在此期间,新民学会会员蒋竹如在溆浦创办了文化书社溆浦分社,引进和推销了大量马克思主义书刊。所有这些活动,为在溆浦、麻阳两县建立党的组织奠定了良好的思想基础。

  1923年6月至1927年7月是大革命时期,又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或北伐战争时期。党的“三大”作出决定:全体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以建立各民主阶层的统一战线。1924年1月,国民党在广州召开有共产党人参加的“一大”,实现了国共合作。同年4月,夏曦担任国民党湖南临时党部书记长。他号召青年学生以改造国家社会为志向,到农村去开展农民运动。7月,中共湘区委派孙家信回家乡麻阳发展党员。不久建立了怀化地区最早的党组织——中共麻阳特别支部。翌年春,湘区委又指派在安源路矿从事工运工作的向五九回溆浦建党,同年夏成立中共溆浦小组(后发展为支部、县委)。在此期间,中共湖南区委和常德地委还通过国民党组织,以农运、工运特派员的身份,向靖县、黔阳、辰溪、晃县和洪江派遗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协助建立国民党县(市)党部和组织开展农工运动。1925年5月,麻阳县的泥溪垅和两背乡秘密成立了农协。不久,全区除怀化、通道和洪江以外的其他县,均成立了农协或农协筹委会。农协会员发展到近20万人。与此同时,总工会、青联会,妇女会以及农民自卫武装和工人纠察队也纷纷建立。

  正当北伐战争取得胜利、革命形势向纵深发展的时候,伪装革命的蒋介石在1927年4月发动了反革命政变,血腥屠杀共产党员和工农群众。5月,继长沙发生“马日事变”后,溆浦和辰溪发生了“敬日事变”,沅陵发生了“宥日事变”。一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遭杀害。全区轰轰烈烈的农工运动暂时处于低潮。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1927年7月至1937年“七七”事变,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又称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或十年内战时期。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并没有终止。1927年8月7日,中国共产党在汉口举行紧急会议,结束了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在中央的统治,确立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在“八七”会议精神的指引下,1927年9月,共产党员武德章、王楚伟、武文元、谢廉成等分别从长沙、常德回到溆浦,开展地下斗争。翌年元月,正式成立溆浦县委,在全县发展农协会员万余名,组建农民武装2000余人,并于5月领导了舒容溪农民武装暴动。因敌强我弱,暴动失败。1927年10月,中共麻阳特支领导麻阳农民自卫军,分兵兰路进攻县城。后因敌方增援而被打散。1928年元月,中共湘西特委派刘用川、刘巨川来麻阳恢复党组织,成立麻阳县委,继续开腱斗争。6月,县委成立“麻阳县讨竿军司令部”,再次进攻县城,终因敌众我寡而失败。此后7年,溆浦和麻阳两县的革命力量暂时转入地下。1935年5月,曾在中央苏区任红军团长的翟根甲被俘后被押回原籍溆浦。保释就医期间,他在家乡凉水井重建党的组织,继续发展党员,从事秘密活动。

  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造成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红军被迫实行战略转移。红六军团西征及中央红军和二、六军团长征,曾途经怀化地区10个县(市),历时两个多月。1934年8月,红六军团从江西遂川突围西征。9月抵达靖县,在新厂与湘敌何平部展开激烈战斗,毙俘敌人500余,缴获长短枪300余支。史称“新厂战役”。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从江西瑞金等地出发开始长征。在突破敌人四道封锁线,人员损失过半,面临严峻形势的危急关头,中央领导人于12月中旬召开了著名的“通道会议”。毛泽东同志关于放弃中央红军与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的正确主张,得到多数同志的赞同。会后,中央红军避实就虚,西进贵州,踏上了胜利长征的道路。1935年11月,红二、六军团从湖南桑植出发开始长征,不久进入辰溪、溆浦。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红军广泛宣传群众,撒播革命种子,先后扩红2000余人。年底,红二、六军团经绥宁、会同、黔阳抵达芷江。翌年元月,与敌激战于便水地区,双方伤亡较大,史称“便水战役”。红军撤出战斗后向黔东转移,进入贵州的玉屏和江口。

  抗日战争时期

  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旅人民,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而进行的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时期,称为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7月7日,爆发了芦沟桥事变,揭开了全国抗战的序幕。不久,经过中国共产党的努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正式建立。在全国抗战形势的影响下,我区溆浦、会同等地一批在长沙、常德读书的学生,纷纷回到家乡,与当地进步青年一道宣传抗日。年底和翌年初,溆浦翟根甲先后几次派人去长沙八路军通讯处寻找党组织,听取省工委对建立溆浦县委和开展抗日救亡工作的指示。10月,省工委决定设立中共湘西工作委员会,机关设在沅陵。武汉沦陷后,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一度迁沅陵。湖南大学、民国大学、国立师院以及省内外一部分中学分别迁入辰溪、溆浦、沅陵和洪江。与此同时,党领导的一些文化单位也相继迁来沅陵和辰溪等地。这为怀化地区带来了战时的繁荣。党在全区的工作也非常活跃地开展起来。溆浦、沅陵、辰溪三县先后恢复和建立了党的县委,麻阳、洪江、晃县等地先后恢复和建立了党支部。1939年2月,中共湖南省委派聂洪钧、于刚到沅陵。召开中共湘西工委扩大会议,所辖各县党组织代表20多人参加。会议传达了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和全国青年工作会议精神,调整了湘西工委领导成员。会后,工委成员分别到湘西各县整顿党的组织,宣传发动群众,和外地来怀化的群团组织一道开展多种形式的抗日救亡活动。一是创办报纸刊物;发表抗日文章。当时,党员以合法身份主编的刊物有《中苏》半月刊和《时事动态》。翦伯赞在沅陵和溆浦期间,曾在《中苏》半月刊上发表民《论目前湘西民众救亡活动》等十余篇文章。《时事动态》经常转载《新华日报》和《救亡日报》等报刊上的重要文章。党直接领导办的报纸则有田汉、廖沫沙主编的《抗战日报》和溆浦县党组织创办的《呼声报》。这两份报纸发表了大量抗战文章。毛泽东同志著名的《论新阶段》就是通过《抗战日报》首次在湖南转载的。二是开设书店,经销抗日书籍。当时,在怀化地区开设的书店,有沅陵的“新路”、“乐群”、“生活”,辰溪的“新知”和溆浦的“生力”。这些书店不仅积极销售马列著作和抗战书刊,还成为党组织的活动据点,为抗战时期湘西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三是组织群众团体,宣传全民抗战。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全区各地成立了诸如“读书会”、“妇女会”、“反侵略协会”、“歌咏队”、“一致抗敌宣传队”(又名“一致剧社”)等民众团体。通过座谈、演讲、歌咏、演戏等形式,揭露日本侵略者的凶残面目,激发广大民众的抗日热情。如“一致抗敌宣传队”在沅陵公演的《古城怒吼》、《寨上风云》等话剧,在抗日救亡活动中起了极大的宣传鼓动作用。四是筹集枪支弹药,发展抗日武装。如1938年春,共产党员陈策(曾参加红军)从晋西北回到辰溪,不久担任辰溪抗日自卫团副团长。同年10月,他派人到长沙国民党省政府领取枪弹,很快组成拥有1300多人的常备武装力量,以抵抗日本军队南侵。

  1939年1月,国民党召开五届五中全会,确定了分共、限共、溶共的反动方针,并蓄意制造了一系列武装磨擦事件。“平江渗案”之后,湘西工委的工作也遇到极大的困难。遵照中央关于“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指示精神,全区党组纵和党员及时转入地下。

  解放战争时期

  1945年8月至1949年9月,是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推翻美国支持的国民党反动统治而进行的伟大的革命战争时期,称为解放战争时期,又称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人民渴望和平民主和民族独立,要求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的中国。但是,蒋介石在美国支持下,悍然撕毁停战协定,发动全面内战,把中国人民重新推入战争的火坑。其时,怀化地区的国民党反动当局,也加紧了对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的控制和迫害,党的组织暂时停止了活动。

  1949年春,沅陵发生了震惊一时的“三•二”事变。国民党军队、地方军警以及土匪势力一起制造了一场波及整个湘西的动乱。当时,怀化地区就有龙飞天攻占麻阳县城,张玉琳抢劫辰溪兵工厂,潘壮飞血洗黔城等等,给怀化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灾难。动乱发生以后,怀化地区的地下党组织根据全国解放战争的发展形势,按照省工委指示精神,开始对国民党地方部队和土匪武装进行策反工作。

  一、策反张玉琳部。1949年3月,在抗战时期隐蔽下来的中共地下党员陈策、米庆轩等,带领一批进步青年打入了张玉琳的国防第一军,成立独立第四、第五两个团,后编为长沙绥靖公署清剿直属第二纵队第三支队第三大队。5月,陈策与张玉琳谈判,劝其拥护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不久,中统特务张中宁从美国回辰溪,整编了张玉琳部,委任张为“暂编第二军”副军长。张便撕毁了与陈策达成的协议,死心塌地与人民为敌。7月,陈策等人率第三大队脱离张玉琳,宣布成立“湘西纵队”。与此同时,大革命时期的共产党员武德章在溆浦建立了“安新邵溆边区游击队”,后来也编入了“湘西纵队”。8月,正式打出“湖南人民解放总队湘西纵队”的旗帜,司令员陈策,政委谌鸿章。

  二、策反雪峰部队。雪峰部队原名“国防部第十四纵队第三师”。程潜将其改编为雪峰山区自卫指挥部第二总队,即雪峰部队,向承祖担任总队长。1949年4月,隐蔽在晃县的中共地下党员谌鸿章回到溆浦龙潭,开始做雪峰部队的策反工作。该部队向承祖、谌志锦、谌志华等,在抗日战争时期均为我党统战对象,思想比较开朗。谌鸿章利用这一有利条件,与其见面,陈明利害,劝其起义,投向人民。向承祖等人几经波折,终于在9月下旬宣布起义,接受湘西纵队的改编。

  除湘西纵队外,1949年8月,反蒋地下武装“溆沅辰解放总队”接受了地下党授予的“溆沅辰人民解放总队”的番号,司令武思光,政委刘继明。

  上述武装力量在抗击国民党军队、策应解放湘西和清剿土匪的斗争中起了积极的作用。

  1949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八军、三十九军兵分两路。挺进湘西,在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援下,先后解放了沅陵、辰溪、怀化、芷江等十余座县城,消灭了大量国民党正规军,打破了国民党政府企图在湘西建立反共游击根据地的如意算盘,为湘西人民的翻身解放立下了功劳,为平定湘西匪患奠定了基础。

  基本完成社会主义改造时期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56年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是我们党领导各族人民有步骤地实现由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转变时期,称为基本完成社会主义改造时期。建国后的头三年,我们党建立了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即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肃清了国民党反动派在大陆的残余武装力量,没收了官僚资本主义企业,统一了全国的财政经济工作,进行了一系列的社会改革,迅速恢复了在旧中国遭到严重破坏的国民经济。三年中,怀化地区(当时分属沅陵、会同专区)伴随新中国前进的步伐。有条不紊地开展了各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建政。1949年10月,大批南下工作人员和其他各地的干部随四十七军进入湘西,和当地干部一道建立政权,开辟工作。到11月上旬,全区12座县城均获解放。10月,在辰溪、芷江两地分别设立沅陵、会同两个专区党政领导机构。除麻阳、靖县、通道三县因后来被土匪占据,直到翌年3月、10月才正式成立政权外,其余各县先后在10月和11月成立了县(工)委和县人民政府。接着建立区、乡领导班子。城乡县区武装、农协、民兵以及妇代会、儿童团等组织也随之建立起来。新生的人民民主政权在斗争中获得进一步的巩固。二是剿匪。1949年10月中旬解放大庸,拉开了湘西剿匪的序幕。12月中旬,中共湘西区委作出《关于湘西土匪和剿匪方针的决定》。翌年初,参加重庆战役的四十七军一三九师东返湘西,驻守沅陵地区,一四○师驻守会同地区。在各级党和政府以及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持配合下,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剿匪斗争。经过春季剿匪、中心区剿匪、边缘区剿匪和清剿残匪,到1951年底止,共歼土匪和地方反动武装6万余人。百年匪患,一朝根绝。与此同时,根据中央发出的《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于1950年冬开展了大张旗鼓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湘西行署、湘西军区和四十七军先后镇压匪首、惯匪、匪特、特务、在乡反动军官、地霸和不法保长一万余名。三是抗美援朝。1950年6月,美国侵朝战争爆发以后,全区人民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投入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1951年5月29日,团中央代毛主席给晃县六区青年复信:“希望你们与广大人民一道,紧紧团结在党与人民政府的周围,广泛深入地开展抗美援朝运动……”至10月,怀化地区超额完成了六架战斗机的捐献任务。四是土地改革。1950年6月,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宣布在全国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湘西区党委于1951年2月在沅陵、溆浦、芷江、怀化、黔阳、辰溪等县进行第一批土地改革试点。后逐步推广到面上。少数民族地区因其情况特殊,土改工作适当移后。至次年下半年,全区的土改工作全部结束。五是开展“三反”、“五反”运动。1951年12月,中央作出《关于实行精兵简政、增产节约,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和反对官僚主义的决定》。随后,湘西区党委发出通知指出:前段党政部门曾动员群众向上级机关写致敬信、发祝贺信、送锦旗、送礼品,不但是一种浪费,而且是一种政治错洪,应认真纠正,严格禁止。要求各级党委在“三反”运动的基础上,按照干部的条件,对干部进行一次细致的考察和了解工作,坚决清除贪污蜕化分子,撤销那些严重官僚主义分子和居功骄傲、不求上进、毫不称职的领导的职务。1952年1月。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在城市中限期展开大规模的坚决彻底的“五反”斗争的指示》,要求在全国大中城市,向违法的资本家开展反对行贿、反对偷税漏税、反对盗窃国家财产、反对偷工减料和反对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斗争。为了贯彻这一指示精神,湘西区党委进行了广泛动员,号召各界人民群众检举揭发,并在沅陵召开了工商兵检举坦白大会,重申了对贪污分子和违法工商者的处理办法。至12月,“三反”、“五反”运动在全区均告结束。

  1952年,党中央按照毛泽东同志的提议,提出了过渡时期的总路线: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并逐步实现国家对农业、对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在总路线的指引下,怀化地区(当时称黔阳专区)的三大改造顺利进行。到1956年9月,全区建成高级农业社3561个,入社农户约为全区总户数的96%。与此同时,对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也顺利结束。这次社会主义改造总的来说是成功的,但也存在一些缺点和偏差。主要是1955年夏季以后,农业合作化以及对手工业和个体商业的改造要求过急,工作过粗,改变过快,形式也过于简单划一,以致在长期间遗留下了一些问题。

  开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时期

  1956年三大改造基本完成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前夕,是开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时期。这时,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而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虽然还有阶级斗争,还要加强人民民主专政,但其根本任务已经是在新的生产关系下面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在这个时期中,怀化地区和全国各地一样,开始转入全面的大规模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虽然经受过挫折,经历过曲折,但仍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1957年3月地委通过对边沿山区经济的考察,制定了发展山区建设的方针,确定以抓粮食生产为主的同时,有计划地发展农、林、牧、渔等山区经济。1958年9月,全区农村实现了人民公社化。1959年初,全区普遍推行“三包”(包产量,包成本,包利润)、“六定”(定领导,定项目,定劳力,定质量,定数量,定时间)、“一奖励”(超产奖励)的制度,大大激发了干部群众的社会主义生产积极性。1960年11月,地委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实行人民公社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彻底纠正“一平二调”的错误;允许社员经营少量的自留地和家庭副业;从各方面节约劳力,加强农业第一线等等。1962年4月,湖南省委和黔阳地委工作组在黔阳县的秀建等大队进行改革农村生产管理体制,推行包产到户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试点,收到了明显的经济效果,被群众誉为“秀建道路”。1961年以来,地委认真贯彻党中央提出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全区工业生产有计划按比例地向前发展,农业生产开始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粮食连年获得丰收,造林工作也有新的突破,文化、教育、卫生、科技事业都有丁很大的发展。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著名农学家袁隆平对杂交水稻的研究工作,就是60年代初在黔阳农校起步的。后来他和同事经过多年的反复试验,终于完成了杂交水稻三系配套,使我国水稻研究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在这一时期中,全区取得的经济建设成就是主导方面,应予充分肯定。但是,也出现了严重的失误和偏差。1957年反击极少数资产阶级右派分子进攻的斗争严重扩大化了。全区有千余名知识分子、爱国人士和党内干部被错划为“右派分子”,造成了不幸的后果。1958年,由于对社会主义建设经验不足,对经济发展规律认识不足,又没有经过认真的调查和试点,全区根据上级指示精神,在很短时间内实现了人民公社化;同时掀起了全面大跃进的高潮。使得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严重地泛滥开来。1959年,在庐山会议后期,毛泽东同志错误地发动了对彭德怀同志的批判,进而在全国错误地开展了“反右倾”的斗争。至翌年4月,全区县以上单位先后被重点批判309人,占党员、干部总数5.77%,共清查出所谓“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54人。这次反右倾运动,严重地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伤害了一大批同志。1963年至1965年间,全区部分农村和少数城市基层单位开展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农村的社教运动,起初以清帐目、清仓库、清财物、清工分为主;城市社教运动原为反对贪污盗窃、反对投机倒把、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分散主义、反对官僚主义的“五反”运动。后来城乡“社教”运动的内容都发展为清政治、清经济、清思想和清组织四个方面,统称“四清”运动。这个运动虽然对解决干部作风和经营管理等方面的问题起了一定的作用,但由于把这些不同性质的问题都认为是阶级斗争或是阶级斗争在党内的反映,在1964年下半年使不少基层干部受到不应有的打击;在1965年又错误地提出了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致使大批基层干部受到了错误的对待。

  “文化大革命”时期

  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它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到1969年4月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1966年5月,黔阳地委召开扩大会议,传达中南局召开的中南区文化大革命动员大会精神。8月,贯彻中央通过的《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16条》)全区开始批判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12月,中央颁布了《关于农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指示(草案)》。文化大革命的动乱很快蔓延到全区。1967年上海刮起“一月风暴”后,全区各级党政领导机关逐步陷入瘫痪。7月,江青提出“文攻武卫”的口号,使全区武斗加剧,打砸抢成风。从8月到11月,先后发生全区性武斗18次,死亡268人,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1968年4月后,先后建立了“军干群”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逐步取代了地委、专署和各县委、县政府的领导。1968年9月,地革委成立“大清查”指挥部、组织全区性的“政治大扫除”、“刮台风”、“清队”、揪所谓“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伤害了不少干部和群众。

  第二阶段,从党的九大到1973年8月党的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期间,全区机关、学校、厂矿、农村普遍开展斗、批、改。1970年3月,中央发出《关于清查“5•16”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通知》。翌年4月,地革委成立清查“5•16”专案小组,又错整了一部分干部和群众。1970年10月,地革委党的核心小组成立。至翌年1月,全区12个县、市分别成立县委和市委。1971年9月13日,林彪等人政变阴谋败露,私乘飞机,仓惶出逃,自取灭亡。地委组织广大干部群众愤怒声讨、彻底批判林彪反党集团叛党叛国的滔天罪行。

  第三阶段,从党的十大到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1973年9月,地委召开扩大会议,学习贯彻十大精神,开展批林整风。1974年5月,开展“批林批孔”。1975年9月,地委发出《关于认真学习毛主席的指示,积极开展对“水浒”的评论的通知》。不久,江青等人通过他控制的舆论工具,开展所谓“教育革命大批判”,批判所谓“三株大毒草”,把“批邓和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推向全国。全区也开展了这场大批判运动。由于这次批判运动违背事实,违背真理,很不得人心,受到了广大干部群众各种不同形式的抵制。

  “文化大革命”给全区人民带来的灾难是深重的。但十年间,全区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还是在艰难曲折中开展经济建设,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1976年,全区工业总产值达到80896万元,为1966年的3.2倍;农业总产值为78297万元,比1966年增加18446万元。全区农村小水电发展到1300多处。公路通车里程达5296公里。特别是湘黔、枝柳两条铁路的建成,大大改变了全区落后的交通面貌。除此以外,财贸、文化、科技、教育等事业都有一定的发展。

  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

  1976年10月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胜利,从危难中挽救了党,挽救了革命,结束了10年内乱的局面,使我国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前两年,全区广大干部群众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各项革命和建设工作;揭发批判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罪行和清查他们的帮派体系;开始部分地整顿地、县的组织和平反冤假错案;工农业生产得到比较快的恢复。但由于党对全面清理“左”倾错误的思想准备还很不够,加上当时党中央主要负责同志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继续执行“左”的东西,因而全区党的工作出现了在徘徊中前进的局面。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从根本上冲破了长期“左”倾错误的严重束缚,重新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成为建国以来我党历史上新的转折。在这次会议精神的指引下,全区各项工作开始走上正轨。

  从政治思想上看:1979年1月,地委发出文件,对“文化大革命”中若干遗留问题作出了正确的决定和妥善的处理。1980年下半年,全区加强了党的思想政治工作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批判了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的错误思潮。1978年以来,全区抽调近万名干部,集中力量,对反“右派”、反“右倾”、“四清”、“文化大革命”等四个运动时期的案件及有申诉的历史老案进行了全面复查。到1982年底止,复查对象有两万余人,实事求是平反了一批冤假错案。与此同时,根据党的政策,宣布原工商业者已改造成为劳动者;把原为劳动者的小商、小贩、手工业者从资产阶级工商业者中区别出来;为已改造为劳动者的绝大多数原地主、富农分子改订了成份。1983年开始机构改革。根据干部“四化”要求,改选和调整了地、县(市)各级领导班子。1985年,全区全面开展整党。1986年底至1987年初,地委贯彻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精神,教育全区党员和干部群众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特别是1989年,全区广大干部群众经过反对动乱和平息北京反革命暴乱的斗争,极大地提高了政治思想觉悟,更加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制度,更加坚定了共产主义的信念和理想。

  从经济建设上看:1979年4月党中央提出对整个国民经济实行“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坚决纠正前两年经济工作中的失误。在这一方针的指导下,全区地、县(市)企业内部结构朝着合理的协调的方向发展,包括扩大企业自主权,恢复职工代表大会制度和加强企业的民主管理,财政分级管理等在内的经济管理体制的改革,结合经济调整有步骤地进行,收到了越来越明显的经济效益。全区农村形势的变化尤其令人瞩目。1979年9月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正式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议》,实事求是地估计了我国农业的现状,全面地总结了我国农业发展的历史经验,提出适合我国当前农业发展状况的新的农业政策。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全区适当放宽了对自留地、家庭副业和集市贸易的限制,强调了尊重生产队的自主权,纠正了平均主义和开展多种经营方面的问题。此后两年,地委又贯彻执行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和《关于积极发展农村多种经营的报告》等中央文件精神,进一步肃清“左”倾错误的影响,推行了联产计酬为主要特点的多种形式的生产责任制。1981年6月,地委和行署召开全区林业会议,贯彻落实中央和国务院《关于保护森林发展林业若干问题的决定》。结合本区实际,研究和制定了林业生产责任制,极大地调动了干部群众的积极性,推动了工农业生产的迅速发展。特别是1988年8月,地委和行署传达了省委和省政府《关于怀化地区建立山区开放开发试验区的报告的批复》,使全区干部群众受到极大的鼓舞,决心团结一致,艰苦奋斗,共同办好试验区,为怀化地区经济的腾飞贡献自己的力量。1989年,全区各级党组织和政府在贯彻执行党中央关于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和深化改革方针的过程中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果。1989年,全区农业总产值(80年不变价)达到12.61亿元,比1976年增加4.78亿元;工业总产值达到19.44亿元,为1976年的5.3倍。与此同时,地委在教育、科学、文化、卫生、体育等方面,以及民族工作、统战工作和侨务工作等方面,认真贯彻党的有关政策,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从1921年党的成立到今天,近七十年过去了。七十年,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长河中不过是矩暂的一瞬。然而,怀化地区无论在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回顾光辉的战斗历程,人们从心底深处得出了一个雄辩的结论: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怀化的今天;没有社会主义制度,就没有怀化的今天。当前,怀化各族人民正在认真贯彻党的十三届四中、五中全会精神,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为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而努力奋斗。

  怀化,在党的领导下,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必将迎来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

  一九二一年

  3月28日 继毛泽东、易礼容在长沙创办“文化书社”后,应向警予之邀来溆浦女校任教的新民学会会员蒋竹如等在溆浦县城劝学所成立了“文化书社溆浦分社”,推销马克思主义书刊。向警予赴法勤工俭学回国后,曾给书社寄赠党中央机关刊物《向导》杂志第一至五○期。溆浦分社的创立,为马克思主义在怀化地区的传播起了重要的作用。

  7月23日 沅陵籍周佛海出席了在上海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不久叛党,抗战时期充当了汉奸。

  8月 麻阳籍陈佑魁参加毛泽东等同志在长沙创办的“湖南自修大学”学习,是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

  一九二二年

  年初 向警予从法国巴黎回国,不久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7月,她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负责妇女工作。8月,她借到外地联系工作之机,顺道回到湖南溆浦,在家住了两个多月。同各界群众广泛接触,宣传马列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

  春 溆浦县在长沙湖南一师读书的向五九和在长沙一中读书的严文清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们于1922年8月回到溆浦,与向警予等在县城各校师生员工和各界人士中广泛宣传马列主义。

  6月 黔阳县蒋希清(又名蒋水),在常德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任团常德地委书记。1923年上半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9月由中共常德地委派回黔阳开展工农运动。

  一九二三年

  冬 在陈佑魁的倡导和主持下,“麻阳旅省学友会”在长沙成立。

  一九二四年

  6月 陈佑魁、滕代远、滕代顺等以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为骨干成立“麻阳新民社”,总社设在常德,以“致力改造麻阳残局”为宗旨,并创办《锦江潮》刊物,由滕代顺任主编。陈佑魁、滕代远经常为这个刊物写稿。

  夏 陈佑魁任团湘区委员会委员并负责宣传工作后,他建议中共湖南区委派兑泽中学毕业的麻阳籍学生,中共党员孙家信回麻阳建党。

  12月 中共麻阳特别支部成立,孙家信任书记。

  一九二五年

  初 中共湘区委派在安源路矿从事工运工作的向五九回溆浦家乡建党。向五九和严文清一道发展了张文轩等人入党。建立了中共溆浦小组。

  春 共产党员孙家信主持召开了国民党麻阳县第一次会议,成立了国民党麻阳县直属区党部。

  5月 麻阳县泥溪垅和两背两个乡秘密成立农协。紧接着,麻阳县各行业工会、妇女解放协会、商民协会成立。

  6月 麻阳成立“青沪惨案雪耻会”,由杨长治(国民党左派)任会长,组织县城群众举行游行示威,支援全国“五卅”运动。

  秋 国民党湖南省党部委任在兑泽中学读书的靖县籍学生张全福为国民党靖县筹备员,着手县党部和县农协的筹备工作。1926年4月正式成立国民党靖县县党部,张全福当选为县党部常务委员。

  10月 麻阳县农民协会筹备处成立,由赵圣林任会长,杨长治任副会长。

  11月 麻阳县农民协会筹备处副主任杨长治在筹备迎接贺龙过麻阳时被地方反动势力杀害。

  二九二六年

  6月 在中共麻阳特别支部帮助下,国民党麻阳县党部成立,出7人组成,共产党员龙宏杰任常务委员。

  7月1日 贺龙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六师师长兼湘西镇守使,驻防沅陵。8月3日,贺龙率部进入常德。6日,就任国民革命军第九军第一师师长,通电参加北伐。

  同月 国民党湖南省党部委任常德二师辰溪籍学生,共青团员张德锐、邱全忠为国民党辰溪县党部筹备员。8月,成立县党部筹备处,张德锐任主任。1927年4月正式成立县党部。

  8月9日 吴玉章在洪江主持国民革命军第十军军长王天培就职典礼和北伐授旗誓师大会。

  与此同时,国民党湖南省党部派党务特派员马贞南(又名马耀湘)来洪江筹建市党部,开展工人运动。11月,夏曦派常德二师洪江籍学生、共青团员曾树模回洪江任市总工会秘书。1927年3月,市总工会正式成立,马贞南任委员长。

  9月 中共湘区委先后派李声振(共青团员,平江人)、黄洪银、陈义陵(均系溆浦人)、刘昆林(共产党员,桃江人)、罗章风(共产党员,浏阳人)等,来溆浦任农运特派员、工运特派员和党务特派员,随后在长沙、常德读书的溆浦籍学生、共产党员宋烈卿、舒永康、杜永庆等人回溆浦,成立了中共溆浦支部。此后,县总工会、农民协会、商民协会、妇女联合会、学生联合会、共青团支部等群众团体也相继成立。

  10月 中共芷江支部成立,由唐伯賡任支部书记。

  11月 粟裕在常德湖南第二男子师范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积极从事学生运动。1927年6月,在武昌叶挺部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四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同月 中共麻阳特别支部组织近三万农民进城纪念杨长治烈士牺牲一周年。参加游行的群众情绪激昂,涌进县府大礼堂砸了办公桌椅,缴了县警队40多支步枪。驻军滇军团长陈镇岳慑于农民群众的威力,不但不敢轻举妄动,还交出步枪30余支。麻阳特支以这些枪支武装农民,随即成立了“麻阳农民自卫军”。

  同月 国民党溆浦县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县城召开,成立国民党县党部,选举执委7名,后又增补刘绩成,其中有共产党员5名(杜永庆、向五九、张文轩、舒永康和刘绩成)。还选举了监委3名,即张子平(共产党员)、杜元富、孙铁成。

  12月20日 滕代远在长沙代表麻阳农协等参加湖南全省第一次工农代表大会,并向大会报告麻阳农协工作。

  同月 国民党溆浦县党部陈寄生赴长沙,参加湖南省第一次工农代表大会。

  同月 蒋希清被派回黔阳开展工农运动。在其宣传发动下,于1927年3月中旬成立黔阳县农协筹备委员会。

  一九二七年

  元旦 沅陵县召开庆祝北伐战争胜利大会。会后,数千民众举行游行示威,并砸了“天主堂”。

  1月初 中共溆浦县委成立,由刘绩成任县委书记,兼国民党县党部常务执行委员。

  1月17日 麻阳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在县城(锦和)召开,到会代表50多人,正式成立“麻阳农民协会”,选举了麻阳农民协会第一届执行委员7名,由赵圣林任委员长,田开藩任副委员长。

  2月初 国民党湖南省党部湘西党务专员王基永(共产党员)派唐采芹、郭达为沅陵党务特派员,指导开展工农运动。3月后,沅陵县党部成立。与此同时,沅陵县农协筹备处、总工会、学生联合会、妇女联合会以及乡镇农协相继成立。

  2月26日 溆浦召开庆祝国民党溆浦县党部成立万人大会。会后镇压了罪大恶极的“溆浦王”、县团防局局长陈壬龄。

  3月5日 麻阳农运讲习班开学。此时,麻阳已有农协会员1万多。

  3月中旬 在共产党员、农运特派员(省党部委派)王正恺的协助下,靖县农民协会成立,储康民任委员长,肖继民任副委员长,张全福等为委员。

  3月 马贞南辞去国民党洪江市党部职务,专任市总工会委员长。国民党湘西党务专员王基永另派常德二师学生杨天祚(共产党员)、袁子合(共青团员)任国民党洪江市党部特派员(后因故未到职)。

  4月2日 中共常德地委委员、湘西党务专员王基永派常德二师晃县籍学生、中共党员田嘉敏返县担任农运特派员。田嘉敏与县党部筹备员周常沛、姚子杰一道建立了晃县农协及其它革命群众组织。

  4月20日 溆浦县委在县城召开数千人的群众大会,声讨蒋介石叛变革命的滔天罪行。会上散发了《讨蒋宣言》。会后成立了六个宣传队,分赴各区宣传讲演,大力开展讨蒋活动。

  同日 芷江县城3000多民众在城内提灯游行,庆祝国民党芷江县党部和县农民协会成立,并声讨蒋介石在上海制造“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罪行。驻芷江的贵州军阀犹国财捣毁了国民党芷江县党部和县农协,并对游行群众进行血腥镇压,中共芷江特支书记唐伯賡壮烈牺牲,同时牺牲革命群众多人。21日,犹国财又包围了县政府,支持革命群众的县警备队全部被缴械,县长钱维骐,警备队长向桂生等4人也惨遭杀害。

  5月24日 驻溆浦的湖南防军警备旅长陈汉章,在“马日事变”发生的第二天,奉省府密电,在溆浦县城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敬日惨案”。中共溆浦县委书记刘绩成、县委宣传委员向五九等25名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进步人士惨遭杀害。当天,辰溪县城也发生反革命政变,国民党执行委员兼农工部长杨长宽等3人被杀害。

  同日 共产党员翟根甲等率领溆浦县六区农民自卫军上山打游击,坚持两个多月。8月,自卫军被打散,翟根甲被捕入狱。

  5月26日 国民党沅陵县党部在县政府召开第一次省民代表选举大会时,沅陵驻军陈斗南根据湘西军阀陈渠珍的指令,抓捕了姚鉴雪、任霞等10余名国民党左派,与此同时,全城有200多名群众被捕。27日,任霞等8人惨遭杀害。随后,各地农工运动均遭敌破坏。仅据黔阳县不完全统计,全县农民群众被杀害的就达200多人。至此,刚刚燃起的农工革命运动之火基本被扑灭。

  6月 中共麻阳特支书记赵圣林率农民自卫军70余人转入西晃山继续坚持斗争。

  7月 共青团员黄海生受中共湖南省委派遣,担任麻阳地下交通联络员,于7月下旬回到麻阳,负责省委与麻阳党组织的联络工作。

  

  一九二七年

  8月初 省委交通员黄海生在麻阳西晃山高山寨找到麻阳特支书记赵圣林和支委赵圣宣、田开藩、龙绪基等,向他们传达了省委关于“保存实力,以图发展”的指示。中旬,麻阳特支召开会议,根据省委指示精神,决定“扩大武装,实现全麻阳割据”。

  9月初 共产党员武德章、贺振六等,在“八七”会议精神指引下,分别从长沙、常德回到溆浦,与“敬日事变”中幸存下来的曹振华、翟根甲等人商议恢复党的组织和开展武装斗争的问题。

  9月中旬 “马日事变”前担任湖南省总工会工人纠察总队总队长的武文元从长沙返回溆浦,与武德章商量,介绍王楚伟入党,确定组建临时县委,王楚伟任书记。临时县委决定把工作重点放在农村,建立农民武装,以舒溶溪和均坪两地作为活动中心。到年底,全县恢复和建立农村党支部和党小组12个,有党员70多人。

  10月初 经黄海生等串连发动,共青团麻阳支部在县城正式成立。

  10月下旬 中共麻阳特支领导的麻阳农民自卫军分兵三路攻克县城,赶走了县长赵用章,抓捕了县团防局长黄铭,由农民自卫军总带张祖恒担任县长。后因敌方增援而撤离县城。

  12月6日 晃县侗族共产党员田嘉敏、姚伯阳、姚季卿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在老晃城观音阁英勇就义。

  12月中旬 麻阳农民自卫军内部因叛徒发动兵变,特支书记赵圣林负重伤,支委赵圣宣、军事教官龙宪、总带张祖恒等中弹牺牲。

  一九二八车

  1月 中共湘西特委接到交通员黄海生关于“特支受损,农军受挫”的报告后,派刘百川、刘巨川来麻阳恢复党组织,继续开展武装斗争。二刘回到麻阳后与上海回来的滕英斋等汇合,在麻阳召开党团员会议,成立了以滕英斋为书记的中共麻阳县委,决定恢复西晃山武装游击区。为了配合西晃山的武装斗争,县委在芷江金厂坪和麻阳县城建立了党支部。

  1月上旬 湖南省委派在岳阳一带开展工作的张子平回溆浦,于3月初正式成立中共溆浦县委,张子平任县委书记。

  3月上旬 溆浦县委根据湘西特委关于“积极筹备暴动”的指示精神,决定组织农民武装暴动。

  3月20日 向警予被武汉法租界巡捕房逮捕,不久被关进武汉军法处监狱。5月1日英勇就义,时年33岁。

  4月 孙家信回麻阳组织武装暴动,与麻阳县委商定实施办法:(1)联合地方武装分头暴动;(2)设交通联络站,收集情报;(3)派黄海生打入敌乡委员会;(4)虚张声势,迷惑敌人。

  4月中旬 中共芷江金厂坪支部成立,刘巨川任支部书记。

  5月上旬 溆浦县委召开扩大会议,检查暴动准备工作,认为暴动条件已成熟,决定于5月24日“敬日事变”一周年纪念日之前举行暴动以祭奠烈士英灵。

  5月19日 舒溶溪农民武装300余人未经溆浦县委同意,于18日擅自去均坪举行游行,暴露了目标,惊动了反动当局,故县委改变了原定计划,在舒溶溪提前暴动。当时,全县已成立17个支部,有党员100多名;已建立20多个乡农协,有农协会员3000余名。拥有农民武装2000余人。武装暴动的枪声打响后,共有600多农民参加。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斗争,因敌强我弱,暴动失败。

  6月 中共麻阳县委成立“麻阳县讨竿军司令部”,刘百川任司令,孙家信任政委。7月中旬,再次向县城进发,后因敌方增援较快而遭失败。

  一九三四年

  9月14日 在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之后,从江西遂川出发突围西征的红六军团,由绥宁县的蛤蟆田进入通道县境。

  9月15日 红十七师一举突破驾马、小水阵地,击溃湘敌五十五旅夺路南下;红十八师拟攻靖县县城,因遇敌阻截,回师通道杉水桥一带。

  9月17日 红六军团乘虚袭占通道县城(现县溪),国民党县府官员弃城而逃。18日,红六军团离开通道抵靖县新厂。

  9月19日 红六军团在靖县新厂与湘敌何平部补充第二总队四团展开战斗。战斗从上午10时许开始,一直到黄昏时结束。毙伤敌军200余人,俘敌300余人,缴获长短枪300余支。这是红六军团西征的第一个胜仗。史称“新厂战役”。

  12月10日 红军一军团二师第五团黄昏之际攻占通道县城。二师主力旋即进入县城。

  12月12日 中央一纵队和野战司令部到达通道芙蓉,中央二纵队到达通道金殿。这时,蒋介石为了阻挡中央红军北上与二、六军团会合,急调十余万兵力在通道北面布下“口袋”,妄图消灭红军。在危急关头中央领导人在芙蓉召开了会议。会上,毛泽东同志主张放弃与一、六军团会合的计划,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由于与会大多数同志赞同,毛泽东同志主张被通过了。会后,军委于当天晚上十九时半电令各军团和纵队13日改向贵州进军。16日,红一军团进入贵州之后,林彪、聂荣臻向朱德报告:目前我军已脱离受敌侧面夹击的不利形势,敌对我入黔后之企图似尚不明,我军主力应利用目前机会,在黎平西北一带略事休整与总结。以九军团向锦屏以北威胁与掩护我军基本企图,并诱湘敌向锦屏方向前进。我军主力略事休整后,经施秉以南向以桐梓、遵义、仁怀为中心地域前进。

  17日 中央红军后续部队全部离开通道县境进入贵州。18日,在贵州省黎平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肯定了毛泽东同志的正确主张,作出了《中央政治局关于在川黔边建立根据地的决议》。

  一九三五年

  2月4日 肖克率领红六军团千余人袭击国民党设在沅陵县军大坪的粮草转运站,与敌发生遭遇战,战斗进行了三个小时,歼敌20余人。翌日,红六军团驻扎沅陵县火场。红军在这一带举办地方游击队骨干训练班,并帮助成立地方游击队、农民协会和土地委员会。其间,全县有180余名青年参加了红军。

  5月 曾在中央苏区任红军团长的翟根甲,被俘后押回原籍溆浦。保释就医期间,他在家乡凉水井重建党的组织,继续发展党员,从事秘密活动。

  11月22日 从桑植突围的红二、六军团先头部队,分别抵达沅陵的大晏溪和洞庭溪,抢占了沅水南北两岸渡口。在大晏溪俘国民党保安团一个连和从沅水上游赶来防堵的一个营。23日,红二、六军团主力开始渡沅水,分兵三路向新化、溆浦、辰溪进军。

  11月27日 贺龙率红二军团第四师、第五师于上午九时占领辰溪城。

  同日 任弼时率红二军团部和第六师、红校占领溆浦县城。

  11月30日 红军在辰溪扩充红军300余人,曾随贺龙北伐的陈策也率子陈积山参加红军。与此同时,红四师在辰溪截留官商船只获各种布2万余匹。

  12月2日 贺龙率红五师从辰溪抵达溆浦县城。肖克率红十七师从新化抵溆浦的两江。

  12月2日 红六师在溆浦深子湖夜袭敌欧阳烈团未成功,追至安化江溪一带将敌军击溃。在这次战斗中,红十七团团长范春生英勇牺牲。同一天,肖克到溆浦县城与贺龙会合。

  12月6日 王震率红十六师从新化抵溆浦两江。

  12月7日 红二军团在溆浦县城寺坪召开扩红群众大会,关向应、甘泗淇在会上讲话。会后,有近1000名青壮年报名参加了红军。红军在溆城、桥江、花桥、龙潭先后扩红2000余人,并组建了一个新兵团,一边行军,一边训练,陆续补充到作战部队。同日,王震率第十六师从桥江跑步到溆浦县城迎击敌陈光中部。当日下午开始,一直战斗到深夜,毙伤敌营长以下100余人。在此前后,红军帮助溆浦建立了31支抗日游击队和义勇军。

  12月11日 敌主力7个师迫进红军。军委分会在溆浦柳溪决定,红军从溆浦谭家湾、低庄、桥江等地出发,分兵两路,急速向东南方向突进,佯渡资水乃吸引敌人。

  12月20日 红军后续部队全部离开溆浦县境,进入隆回县境。至此,红二、六军团在溆浦迂回共25天。

  12月30日 红二、六军团经绥宁、会同、黔阳抵达芷江城舞水西岸的黄甲街、景星寺一带集结,以“声东击西”的行动,牵着敌人绕了一个大圈子,将敌甩在后面,红军从容向西转移。

  一九三六年

  1月1日 红二、六军团在芷江冷水铺召开政治干部会议,进行新的一年战斗动员,提出在湘黔边境建立新苏区的任务。

  1月4日 任弼时、贺龙、肖克、王震、夏曦、关向应、李达等在晃县龙溪口召开前敌委员会议,决定组织便水战役,消灭尾随之敌章亮基的十六师;并派红五师进占贵州玉屏,作为临时后方。

  1月5日 六军团由波州、对伙铺地区出发,二军团从龙溪口出发,于当天中午开始,激战芷江便水地区。6日,因敌十九师、六十二师赶来增援,敌我双方均伤亡较大。红军撤出战斗后,向黔东转移。8日,全部撤离晃县,进入贵州的玉屏和江口。

  

  一九三七年

  7月8日 中共中央发出通电,号召全国人民和军队团结起来,抵抗日本侵略。在全国抗战形势影响下,溆浦、会同等地在长沙、常德等地求学的梁春阳、贺琼等一批青年学生纷纷回到家乡与当地进步青年一道宣传抗日,举办时事讲座。

  同日 沅陵民训总队,为抗议日本帝国主义制造的“芦沟侨事变”,举行火炬游行。

  9月13日 沅陵《辰钟日报》登载郭沫若的《抗战颂》。

  10月上旬 翟根甲在溆浦县城和凉水井先后介绍谌鸿章、梁春阳等4人加入中国共产党。

  12月9日 受中共中央委派,徐特立以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高级参谋和驻湘代表身份,王凌波以上校身份,在长沙建立八路军驻湘通讯处。月底,溆浦翟根甲派大革命时期的共产党员刘继明去长沙寻找八路军驻湘通讯处。同月,担任溆浦县县长的大革命时期的共产党员张子珩和彭庆绍等创办的卢峰中学交由中共溆浦县委接管,使其成了县委的活动中心。

  一九三八年

  1月1日 溆浦县党时织自筹经费办的《民众呼声报》创刊。

  1月16日 中共湖南省工作委员会成立,由高文华、任作民、郭光洲组成,书记高文华。省工委确定近期工作中心是只广泛宣传党的主张、开展群众工作、恢复和扩大党的组织。省工委明确指示翟根甲在溆浦开展工作,建立和恢复党的组织。

  3月初 中共溆浦县工作委见会成立,翟根甲任书记。这时,溆浦县已建立8个党支部,有党员44名。

  春 因受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影响于1936年12月发动西安事变、逼蒋抗日的张学良,被蒋介石押至沅陵凤凰山软禁,历时一年零两个月。到1939年秋,又被转押至贵州修文县阳明洞。

  4月中旬 省工委《观察日报》社潘开茨来溆浦检查指导工作,将中共溆浦县工作委员会改为中共溆浦县委员会,谌鸿章任书记。潘开茨指出:办报要纠正“左”的倾向。4月24日将《民众呼声报》改名为《呼声报》。

  5月1日 中共溆浦县委出版救刊物《五月》特刊。

  7月 中共溆浦县委遵照省委为抗日输送骨干力量的指示,先后派向明华等8名共产党员赴延安抗大学习。后来,均成为我党我军的骨干力量。

  8月1日 中共溆浦县委的活动据点卢峰中学被国民党当局强令停办。

  8月 溆浦县委根据省工委关于组织一批党员“向西发展”的指示,派梁春阳到辰溪开辟工作。梁春阳在辰溪的龙头庵,后塘一带发展了肖守谦、舒少卿、刘本禄、涂西畴等人入党,并成立了辰溪第一个党支部。12月,又成立中共辰溪县委。县委成立之前,辰溪党支部属溆浦县委领导。

  9月中旬 谌鸿章、翟根甲等被国民党溆浦县党都以“勾结土匪”等莫须有罪名逮捕,后经多方营救出狱。

  10月 北平民国学院迁来溆浦大潭。民国学院地下党支部隶属中共溆浦县委领导。

  同月 为了适应抗战形势发展的需要,并根据当时湘西的实际情况,省工委决定设立中共湘西工作委员会。湘西工委由尹泽南、陈楚、梁春阳组成,书记尹泽南。工委机关设在沅陵城。

  同月 由共产党控制的辰溪抗日自卫团组成,并在内部成立了地下党支部。自卫团拥有1300余人的常备武装。1939年4月,因中共党员、自卫团副团长陈策被捕而被迫解散。

  11月上旬 八路军驻湘通讯处由长抄迁来沅陵。12月由沅陵迁邵阳。

  同月 廖沫沙、周立波主编的《抗战日报》、翦伯赞主编的《中苏》半月刊先后由长沙迁沅陵复刊;共产党员开办的新路、乐群、新知等书店,以及“一致抗敌宣传队”等文化单位也相继迁来沅陵、辰溪等地。这些报刊和文化单位迁来湘西后广泛宣传中共的抗日主张,有力地推动了湘西抗日救亡活动的开展。

  12月 中共沅陵、辰溪县委和洪江支部相继成立。这时全区已有3个县委,3个直属支部。

  同月 尹泽南去邵阳向省工委汇报工作。省工委未让他再回沅陵而去宁乡。湘西工委的工作暂由梁春阳、陈楚负责。

  一九三九年

  2月 中共湖南省委聂洪钧和省青委负责人于刚来到沅陵,在新路书店楼上召开了湘西工委扩大会议,有湘西各县党组织的代表共20多人参加。聂洪钧传达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精神,于刚传达中央青年工作会议精神。与此同时,对湘西工委成员作了如下调整:梁春阳任书记兼军事、统战部长,丁务淳(现名周宏明)任组织部长,陈楚任宣传部长,并增设青年、妇女两部,白云华(现名王铁铮)任青年部长(4月到职),黄时雨任妇女部长。

  2月 西南公路局晃县汽车修配厂支部成立,书记薛宁人。

  2月下旬 聂洪钧、丁务淳来溆浦,改组了溆浦县委,李鸣鹤任书记。丁在溆浦主办了几期党员骨干学习班。

  5月1日 在沅陵县中山公园举行群众大会,中共中苏文协支部书记王仁忱演讲,并向各界人士发出抗日募捐的号召,当场收到募捐款4千余元。

  5月上旬 省委委员任作民来湘西,将湘西工委成员作丁调整;随任来湘西的《观察日报》党支部书记李声玄调任湘西工委书记;撤销军事、统战两部,成立苗民部,梁春阳改任苗民部长,其它各部未变。

  5月 省委及湘西工委负责人任作民、李声玄来溆浦检查、指导工作。溆浦县委再次改组,谌鸿章任书记。

  6月 “平江惨案”之后,任作民又来湘西传达省委关于“把党转变到秘密的地下党的状态”的指示:湘西工委根据省委指示精神,采取了下列措施:一是在组织上把暴露了的干部调开,使党的的领导机关完全隐蔽起来,并作到干部职业化;二是在群众工作上,由大规模地开展救亡活动转变为一般的群众教育;三是在工作作风上,要求“社会化”;四是宣传工作上,书店要由出售马列书籍转变成为一般的推销文化用品,报纸和墙报禁止刊登刺激国民党的过左言论等等。

  6月16日 《抗战日报》在沅陵被迫停刊。

  7月下旬 湘西工委书记李声玄离开沅陵,丁务淳主持湘西工委工作。

  10月 胡乔木代表中央青委来湘西检查工作。在白云华的陪同下到搬迁在辰溪的湖南大学、桃源女子中学调查了解情况。后从辰溪沿公路步行到安江与于刚等会合,再返邵阳。

  11月底 丁务淳、陈楚、梁春阳调离湘西。湘西工委由白云华、李文定(李鳌)、谌鸿章、傅三组成,白云任工委书记。工委机关设辰溪。

  12月 湘西工委调谌鸿章赴保靖、永绥开展工作,曾福春接任中共溆浦县委书记。

  一九四○年

  5月 白云华调离湘西,李文定接任湘西工委书记。6月,工委机关迁沅陵。

  6月 溆浦县委统战部长李鸣鹤被捕后自首叛变,致使该县县委书记曾福春和50多名中共党员被捕。

  7月2日 中共洪江支部女共产党员贺琼(会同籍)在会同“长沙饭店”被捕,12日惨遭杀害,时年26岁。

  7月3日 中共辰溪县委和档期源女中党组织遭敌破坏,辰溪县委书记傅三被捕叛变。

  一九四一年

  1月13日 李文定遵照省委指示,离开湘西去贵阳隐蔽。

  2月 谌鸿章遵照省委的安排离开湘西去邵阳。后因环境继续恶化,谌鸿章于1945年5月到晃县隐蔽。

  7月9日 中共溆浦县委书记曾福春、北平民国学院党支部书记曾繁实被国民党溆浦县党部秘密杀害于观音阁赤壁垅,毁尸灭迹。被害时年龄分别为23岁和22岁。

  8月14日 曾任过红军团长、团政委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秘书的溆浦籍共产党员翟根甲,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时年46岁。

  

  一九四五年

  8月21日至23日 国民党政府派陆军总司令何应钦,陆军参谋长肖毅肃等,与日本侵华派遣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之代表、总参谋副长今井武夫在芷江举行洽降会谈。至此,长达8年的抗日战争以中国人民的最后胜利、日本帝国主义的彻底失败而告结束。

  一九四七年

  3月23日 江南纵队四支队经永顺、桑植、大庸进入沅陵大窝坪。25日,一支队同四支队在大窝坪会合。张才千司令员向千部作了形势报告。部队短暂休息后,部队经七甲坪进入桃源。

  一九四九年

  3月初 中国人民解放军向全国进军之际,隐蔽在辰溪的中共党员陈策和米庆轩开始活动,米庆轩和其胞弟米庆舜打入辰溪县自卫队,并利用与张玉琳部中将参谋长米家进的旧交,得到两个团的番号和3个委任状。16日,分别在龙头庵的永和乡乡公所宣布成立“独四团”、“独五团”。3月20日,这两个团,一举攻占了怀化县铜湾镇。

  4月初 武德章赴长沙找党的组织。赴经安化时,经中共安化县委书记熊绍安批准,重新入党。5月6日,熊绍安又派李浑来溆浦组建游击队。5月26日,“安、新、邵、溆边区游击队”成立。

  4月 中共湖南省工委军事组涂西畴给辰溪家乡米西成、陈策等人写信。陈策按涂来信精神,于5月初派陈显荣去长沙与涂接上关系,涂对辰溪的工作作了五点指示。

  4月13日 谌鸿章从晃县回到溆浦县龙潭,利用同乡关系做向承祖、谌志锦、谌志华的工作,开始策动国防部第十四纵队第三师(即雪峰部队)起义。

  4月下旬 谌鸿章去长沙向省工委书记周礼(里)汇报情况和请示工作。周里指示:“党的组织可以个别发展,但不要成立县委;尽量做好争取张玉琳的工作,稳住雪峰部队,最低要使其不转向国民党……必要时可以打出我们的旗号进行游击活动,番号由你们自己拟定。”谌鸿章返县后,与在辰溪、溆浦的两支地下武装取得了联系。至7月间先后在溆浦的龙潭、黄茅园、岭脚等地发展了16名党员,成立了三个党支部。

  5月中旬 陈策、米庆轩根据省工委的指示,在辰溪发展了一批党员,成立了临时核心支部。

  5月30日 陈策通过国民党辰溪县长顾民岩、县参议员龚伯康和进步人士向石宇,在辰溪易家桥顾民岩家里与张玉琳谈判。张慑于大军南下的形势,表示接受陈策提出的条件。其部下石玉湘等也表示赞同。7月,因中统特务张中宁回辰溪,白崇禧也来芷江召开湘西军政联席会议,企图建立“反共游击基地”。这时,张玉琳撕毁了协议,企图对陈策、米庆轩等控制的两个团进行瓦解。

  6月 雪峰部队总队长向承祖决定雪峰部队起义。不久,向承祖到邵阳接受了白崇禧一批武器弹药和银元6000元,回来后,对起义动摇不定。

  同月 中共黔东纵队支委、黔东纵队参谋长黄啸嵋率冷水支队转移到麻阳高村,秘密发展游击武装,开展“迎解”工作。

  7月31日 陈策、米庆轩等见张玉琳已倒向白崇禧一边,便当机立断将自己控制的200多人枪拉出张玉琳部,在辰溪龙头庵宣布成立“湘西纵队”。

  8月1日 张玉琳在辰溪县城实行白色恐怖,将青年学生,女共产党员米月娥和进步人士向石宁等40多人逮捕入狱。米、向俩人均先后遭杀害。与此同时,张玉琳率领石玉湘等部2000余人,对陈策拉出来的武装进行追剿。

  8月5日 陈策率部在罗子山同张玉琳部激战12个小时。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仍打退了敌人数十次冲锋,打死打伤敌人200多人。在这次战斗中,米庆舜、米会龙等6人英勇牺牲。

  8月6日 谌鸿章派员将陈策部接到龙潭向家冲休整,该部整编为3个中队,军需物资由雪峰部队供给。

  8月18日 怀化保安团团长蒲和生在地下工作人员罗建西的策动下,到龙潭向陈策等表示,愿意接受领导。

  8月下旬 谌鸿章、陈策、李浑等人在龙潭决定,把陈策率领的200多人枪和李浑率领的100多人枪合编为“湖南人民解放总队湘西纵队”,撤离龙潭(雪峰部队防区),开赴奉家山一带,进行游击活动。撤离龙潭后,在隆回烂草田召开大会,正式宣布陈策为湖南人民解放总队湘西纵队司令员,谌鸿章为政委。下属两个大队。

  8月28日 李浑率领安、新、邵、溆边区游击队从溆浦的曾家寨到新化奉家山与陈、谌会师。进一步明确湘西纵队机构设置和主要领导成员。

  9月18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八军一一二师进占沅陵。随后,国民党一个保安团在中共地下人员姜明斋策动下向一一五师投诚。10月8日,沅陵县人民政府、中共沅陵县工作委员会成立,县长张子祥、县工委书记王振宗。

  9月19日 三十八军一一三师解放溆浦。20日,谌鸿章等人进城与部队取得联系。10月23日,南下工作团38人抵溆。26日,成立中共溆浦县工委。27日,成立县人民政府。工委书记任之兼县长。

  9月20日 湘西纵队开赴溆浦县城。

  9月21日 三十八军一一二师占领辰溪。10月14日成立县政府,县长傅洪,1950年3月成立县委,县委书记孙继峰。

  9月22日 陈策、李浑奉命率一个大队进驻辰溪。雪峰部队派谌炽、谌宗汉来溆浦找谌鸿章,商谈雪峰部队(包括蒲和生)起义问题。起义后,谌将该部改编为湘西纵队第二支队。这时,湘西纵队扩大到5500余人,枪5200余支,辖2个支队,1个独立旅,3个直属大队。司令员陈策、副司令员李浑、向承祖;政委谌鸿章、副政委陈显荣。

  9月29日 三十八军—一二师解放麻阳。一一三师沿湘黔公路继续前进,三十八军形成包围芷江之势。1950年3月28日,麻阳县人民政府和县委成立,县长丁振俞,县委书记周秩(后)、王甲军。

  


来源:中国共产党怀化地区党史大事年表
日期:1993-12-31